当前位置:高曾祖网搞笑谁是受害者
谁是受害者
2022-05-14

失忆是一件悲惨的事,更可怕的是还要被一个相同的噩梦折磨。奥黛梦见自己躺在一间明亮的客厅门口,窗外就是大大的花园,一个人拿着砍刀疯狂地砍着她的头,然后她就会在悲伤和恐惧中惊醒。心理医生告诉她,她一定经历过巨大的创伤导致了心理暗示,越是害怕这个梦,反而会一再重复出现。要杜绝这种情况,除非是找回失去的记忆。

奥黛是在街头遇到车祸被送进医院的,身上只有一张身份证。查询结果是,她是个从小失去双亲的孤儿。

奥黛听了医生的建议来到南部风景如画的巴斯工作,因为这对她的身体有好处,她很快就找到了一份超市收银的工作。

几个月以后,奥黛遇到了一见钟情的爱人安迪,他是一个建筑师,身上还有贵族血统。两人很快就结婚了,虽然安迪家族对于奥黛的孤儿身份和失忆症耿耿于怀,还是不能阻止他们在一起。

奥黛很快怀孕了,安迪对她很好,最大的困扰还是那个梦。在梦里,有个人拿着砍刀一下一下地砍她的头。这个梦出现得越来越频繁,甚至一夜要梦好几次,眼看着奥黛夜夜失眠,安迪深思熟虑以后做出了决定:“亲爱的,不能这样下去了。这会摧毁你的健康,更会伤害到你腹中的孩子。你是在利物浦孤儿院长大的,我已经申请去那边的分公司就职,我会帮你找回过去,也许就会甩掉这个梦了。”

奥黛高兴得哽咽了,作为一个就要做母亲的人,她前所未有的关注起自己的过去,她再次感谢上帝让她遇到安迪。

夫妻俩暂时住在利物浦的公司宿舍,到了周末他们开着车子一家家去看房子。这一天黄昏时分,他们来到了城郊一处院落,夕阳照射着院子里郁郁苍苍的山毛榉,奥黛一下子就爱上了这里,可房子的售价很高,他们买不起。

他们沮丧地开车回城,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等在宿舍门口,他自我介绍说叫布鲁克,是奥黛的远方堂兄派来的。

夫妻俩惊喜交集,奥黛急切地捉住布鲁克的手臂追问着:“我堂兄!天啊,我还有亲人!可我堂兄他在哪儿?他为什么不来见我?”

布鲁克耸耸肩说:“小姐,您不必这样激动,事实是……您的堂兄他并不想见您。他现在也许正在遥远的西伯利亚滑雪呢!他常年在外游荡,很少回国的。他派我过来的目的是,喏,你们看。”

布鲁克递过来一封信,打开信封,里面装着一张支票,上面的数字是五万英镑。信纸上打印着:奥黛,我知道你对自己的身世充满了怀疑,让我来告诉你吧。你四岁的时候父母在一场车祸中双双亡故,他们的财产我帮你保存了这些年,现在都交给你。听我说,你必须回到巴斯去。我是“黑风”成员,因为背叛组织被追杀亡命天涯,现在我担心他们找不到我会拿你开刀,你可是我唯一的亲人。你的堂兄威尔斯。

布鲁克告辞走了,剩下安迪和奥黛面面相觑。这张五万英镑的支票可以解决他们的大问题,比如那栋房子。“黑风”,则是一个令人闻之胆寒的恐怖组织。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堂兄说的是不是真的?这情节太像电影了!奥黛可是个倔强的姑娘,她才不会因为这莫名其妙的一封信就灰溜溜被赶回南部。

房子简单装修了一下,他们搬了进去。可就在搬家的当晚,奥黛就做了一夜那个噩梦,安迪决定带她去海边游泳,放松下心情。

一看到大海,奥黛就纵情地喊起来:“这里我来过!我跟妈妈来过这里学会的游泳!”

安迪追问她还想起了什么,可奥黛又沮丧地摇起了头。

他们在沙滩上嬉戏着,一个英俊男子使劲盯住了奥黛,慢慢靠近他们。奥黛猛一回头,那男子的脸突然变得煞白,转身逃走,可没跑几步就摔了一个大跟头。奥黛疑惑地看着安迪:“我猜他是我过去的一个熟人,我看他的眼睛感觉很不安!可他为什么见了我跟见了鬼一样?”他们正打算追上去问个究竟,一旁一个胖胖的老妇人快活地喊起来:“茱莉亚!茱莉亚!这才几天没见,你怎么怀孕了?你不是说加入丁克一族吗?”

奥黛笑着摇头:“您认错人了夫人,我不叫茱莉亚。”

老妇人呵呵笑着:“怎么会认错!前天我还去你府上做客,虽然你把一头金发染成了褐色……他是谁?”

老妇人看着一旁拉着奥黛的安迪,再上下打量着奥黛,忽然捂住了嘴,似乎明白了什么:“我的上帝啊茱莉亚,你这干的是什么啊?”说完这句她就慌慌张张跑掉了,似乎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又痛心疾首的事情。好好的心情被这两个人破坏掉了,可奥黛还是很满足,她确信自己在这个城市有过很多故事,自己会一点一点把它们都找回来。

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,一封信躺在报箱里。奥黛迫不及待撕开信封,信纸上写着:小姐,我们到处找不到你的堂兄威尔斯,只好跟你要人了。只要你肯拿出十万英镑,我们可以考虑放过他。信的末尾是一个电话号码。

奥黛和安迪面面相觑,无法判断这封信的真假。他们决定静观其变。

又是一个噩梦不断的夜晚,安迪上班以后,奥黛疲惫地来到花园,准备摘几朵花插枝。第六感告诉她,有人躲在树后窥视。奥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挑选着花朵,猝然间猛一回头,窥视人来不及躲藏,完完整整暴露在她的面前,就是那个在海滩跑掉的英俊男人!

奥黛冲出去喊住又要逃跑的男人,男人盯紧了她手里的大号剪刀,脸色变得死灰。奥黛勇敢地直视着那对让她感到不安的眼睛,柔声问道:“先生,您认识我对吗?我已经完全丧失了对过去的记忆,如果您能告诉我一些的话,我会很感激您的。”

男人似乎定了点儿心,慢慢挪了过来:“你真的……真的把过去的一切都忘记了吗?包括你的姐姐和……妈妈?妈妈的事?”

奥黛的心里升腾起了希望,自己还有一个姐姐!可那个给钱的堂兄又是怎么回事?她哽咽着说:“是的,我什么都不记得。我失忆了,所有人都告诉我是一个孤儿,可是我想找回过去。我的丈夫很爱我,我不想在我们的孩子长大以后问起妈妈的来历时,我一无所知。”

男人很显然松了口气:“居然是这样!你过去的事很多,可是我不知道应该跟你说哪些……我是希望帮助你一点,来赎我的罪过的……这样吧,我给你一个地址,你自己去上门拜访吧,那里会有你想要的答案的。”

男人说出了一个地址就走掉了。奥黛拿起导航图看了一下,那是城北的一个优质社区。

离谜底越来越近了,奥黛反而沉住了气。她叫了一辆出租车,车子一路疾驰来到那个小区,路边一座山毛榉包围的庭院里,一个声音倾力的女声正在说话,听上去十分不快:“您该拿的酬金已经到手了,请不要再来纠缠好吗?”

随着几声男人的冷笑,一个男人从山毛榉后面钻了出来,是那个布鲁克!

他迎头看见奥黛,不怀好意地冷笑了两声,开车离去了。

奥黛走进院子,一个金发女人正在愤怒地盯着布鲁克的背影发呆,当她们的目光对视的时候,两个人都惊呆了。

那女人跟奥黛长得一模一样!只不过她是一头金发,而奥黛的头发是褐色的。那一刻奥黛觉得什么都明白了,答案就在这里!

奥黛激动之下有点语无伦次:“你好小姐,我患了失忆症,有人给了这个地址说能解开我的身世之谜,现在我确信这一点了!我可以进去跟你谈谈吗?”

那女子愣了半天,脸色变得一会潮红,一会惨白,开口似乎很艰难,可声音却是冰冷的:“我不认识你!听着,我不想跟你有任何来往。请你离开!小姐。”

说完就自顾自走回了房间,任凭奥黛呼喊按门铃都不再出来。

奥黛垂头丧气地走出了院落。她虽然被蒙在鼓里,可她猜到,那个布鲁克出现在这里不会是毫无原因的。可这背后到底有一个什么样的谜底呢?

奥黛和安迪分析了很久,都猜不透这一切的因果。那个噩梦倒是越来越频繁的光顾奥黛的睡眠,让她痛不欲生。

那天中午的太阳很好,阳光洒满了客厅,奥黛在厨房里拿菜刀剁着牛骨头,准备给安迪做一锅牛肉汤。门铃响了,是那个布鲁克来拜访,奥黛洗干净手走出去,打算跟他好好谈谈。可安迪看上去十分紧张,他命令奥黛好好待在厨房干活,他会跟布鲁克谈的。

奥黛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觉得安迪在隐瞒自己什么。客厅里传出激烈的争吵,听得出布鲁克在狞笑:“如果你不给我十万英镑,我就让你的家族陷入到一个大丑闻当中去!”

紧接着是器具打碎的声响和安迪的惨叫,奥黛全身的血似乎都涌到了头部,她拎着菜刀跑出去打开客厅的门,只看见布鲁克把安迪压在身下,正用一个大花瓶在砸他的头!

奥黛狂叫一声,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,冲上去举起菜刀对着布鲁克的头砍了下去!

布鲁克惨叫一声倒在地上,奥黛挥着菜刀还要砍,安迪爬起来使劲抱住她:“停止吧奥黛,这会出人命的!”

看着客厅门口痛苦呻吟的布鲁克和地上流淌的鲜血,奥黛大叫一声“妈妈”倒了下去。

奥黛在医院里醒过来以后开始痛哭,在客厅挥动菜刀的刹那跟过去的经历重合,她昏睡的意识彻底被唤醒。她全都记起来了,就是在一个阳光洒满大客厅的中午,自己挥动菜刀一下下砍向母亲,因为当时她的眼睛里看到的是一个要吞噬自己的魔鬼。等到母亲惨叫倒地她才忽然醒悟,从那时起就失去了一切记忆。

安迪陪着那个金发女人走进病房。她正是奥黛的孪生姐姐茱莉亚。茱莉亚哭泣着告诉奥黛,当初是因为被恋人抛弃她才精神失常的,而她的情人正是那个跟踪她的金发青年。母亲精心看护着奥黛,可那个中午,她忽然发病砍死了母亲。在精神病院治疗了三年多,她的精神病彻底痊愈,记忆也完全丧失了。于是茱莉亚做出决定,给妹妹换一个全新的身份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,希望她永远失忆下去,这样她就可以避免在自责的痛苦中走过一生。她相信这也是母亲希望的。至于那个所谓的堂兄,都是茱莉亚想把妹妹赶回巴斯的托词。她不希望这一切被安迪知道,怕他难以接受一个有过这样经历的妻子。

没想到送信的布鲁克是个混蛋,知道他们家族的秘密以后居然起心敲诈。这一次他就是以把这件事通报给安迪家族为由来勒索巨款的,两人吵翻了才动手厮打。

至于奥黛的噩梦,心理专家解释说,那是因为奥黛不能接受自己亲手杀死母亲的事实,残损的记忆强迫她把事件经过颠倒了,自己反而变成了受害者。

奥黛的记忆恢复了,可她的心也死了。那个噩梦再也不来困扰她,梦中的悲伤和恐惧却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。她的脑子无时无刻不在重现过去二十几年里母亲给她的爱,这些爱的细节都变成了一把把刀子在切割她的心。这一天趁着安迪和茱莉亚不在,她打碎了杯子割破了手腕,孩子早产了。

因为奥黛抗拒治疗,很快就陷入弥留,心却前所未有的安宁,她终于获得了解脱。正在大家悲痛欲绝的时候,茱莉亚抱着初生婴儿来到病床前,想让奥黛看一眼孩子。孩子忽然大哭起来,茱莉亚抽泣着告诉安迪:“孩子饿了……”

奥黛的眼睛忽然睁开,她吃力地撩开被单托起乳房,茱莉亚赶紧把孩子放进她的臂弯,帮着让孩子的小嘴吸吮住妈妈的乳头。医生们彼此交换着兴奋的眼神,他们知道,是母爱的本能唤醒了奥黛求生的欲望,她有救!

奥黛很快康复出院,她和安迪跟茱莉亚一家住在一起。

这一天中午,茱莉亚在给新生儿编织毛衫,奥黛抱着女儿在喂奶,她吻着女儿的小脸,主动对茱莉亚说:“那时我看到了天堂,灿烂辉煌的天堂,妈妈在通道尽头张开手臂等着迎接我,我一边喊着‘对不起妈妈’一边欢乐地向她飞奔。耳边忽然响起女儿的哭声,然后听见你说‘孩子饿了’,这时我慢慢停住了脚,妈妈慈爱地说:‘回去吧孩子,我从来没有怪过你,因为我是妈妈。你要好好的活着,把妈妈的爱延续给下一代,妈妈会在天堂祝福你们的。’”

奥黛怀抱里的婴儿吐出乳头,忽然咧开没牙的嘴笑了。这个时候阳光洒满了大客厅,院子里的山毛榉郁郁苍苍,一片一片的紫薇花正在怒放。 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.com。认准无忧岛网!认准wydclub.com

高曾祖网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